热门搜索:

夜莺已经做好了准做好了姐姐会说出我也喜欢他的准备

时间:2018-12-11 19:39 文章来源:互联网

 愉悦。
 
    苏锐哭丧着脸,表情之中满是苦涩地说道:“要节制,要节制啊。”
 
    维多利亚笑靥如花:“我又不是男人,我有什么好节制的?”
 
    对于这句话,苏锐竟是完全无法反驳,他干脆翻了个身,背对着维多利亚:“我得先睡个觉,补充一下体力。”
 
    本来还想着养精蓄锐对付乔治希尔呢,没想到维多利亚已经提前把自己给榨干了,苏锐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 
    不过一想到自己陪伴维多利亚的时间确实是比较少,这个姑娘却一直对自己死心塌地,苏锐的心里面不禁有种清晰的歉疚感觉。
 
    他于是又翻了回来,伸出了一只手,搂住了维多利亚。
 
    后者在“疯狂的发泄”过后,被苏锐这样拥着,感受到了浓浓的安全感,她并不是个黏人的姑娘,也知道自己选择这么一条道路究竟意味着什么,因此,她对于自己和苏锐之间的关系没有任何的奢望,快乐就好。
 
    维多利亚不是华夏人,没有这么强烈的“成家”意识,对于她来说,哪怕一辈子不结婚,似乎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,毕竟,在英国很多人就是这样,这是大环境所影响的,但是,在此时维多利亚的眼中,便觉得和苏锐相处是一件如此美好的事情。
 
    他知道自己对他的感情,也很关心她,这就足够了。
 
    不,这种关心,远胜过其他的男女朋友,维多利亚知道,这一次苏锐完全可以不用陪着自己来到英国,他可以直接返回华夏,回到他的祖国,可是,他还是来到了这里,冒着那些无法预知的危险,陪伴在自己的身边。
 
    在维多利亚的眼中,苏锐此时的表现,简直比任何言语的告白都要动人,让她永生难忘。
 
    有这个男人在身边,那么自己这一段时间的情感付出,便是值了。
 
    真的值了。
 
    维多利亚想着,然后被苏锐紧紧地搂在怀中,心满意足的睡去了,甚至很快就发出了轻微的鼾声。
 
    她这一段时间实在是太疲惫了,精神上的劳累永远比生理上的疲惫要难受一万倍,维多利亚这一个星期以来,几乎是夜夜失眠,就算是临近天亮时分睡着了,稍微有点动静,她也就醒来了,然后想着“家里”的事情,睡意便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 
    由于睡眠不足,维多利亚的体重掉了好几斤,整个人也显得憔悴了不少。
 
    这一次,在苏锐的怀里,是她入睡速度最快的一次了。
 
    苏锐叹了一声,本已经非常疲惫的他却也没了多少睡意,开始想着接下来可能要面对的事情。
 
    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,生活总是这样,让人不得不马不停蹄。
 
    苏锐从来没有见过乔治希尔,但是如果不经历这一次德弗兰西事件的话,苏锐真的会把维多利亚的这个哥哥当成是很好的人,为什么?
 
    因为,凡是和乔治希尔接触过的人,都会对他赞不绝口,都认为此人完全挑不出半点毛病来,就是个真正的王子!
 
    “真正的王子?”苏锐把这几个字给念出来了,但是用的却是嘲讽的反问语气。
 
    “如果你都是王子了,那么英国皇室真正的王子又该如何自处呢?”
 
    苏锐的这句话可谓是非常诛心了,但是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,自己这句话其实已经算是透过现象看本质了。
 
    很多事情从表面上看起来都是错综复杂的,貌似不花费极大的力气,根本就不能解决,可是,苏锐却总是能够抓住最关键的节点,把握住最主要的矛盾,用最短的时间和最高的效率解决问题。
 
    譬如在对付第四舰队司法特中将的时候,苏锐就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兵不血刃,几个连环招祭出,对着关键节点一顿穷追猛打,后者没过多久就缴械投降了。
 
    这一次,苏锐也准备用类似的办法,但是,乔治希尔和司法特之间的区别还是很大,这个对手更隐忍,更狡诈,地位也更高,如果不能够切实的抓住他的狐狸尾巴,那么苏锐贸然出手,只能给维多利亚带来麻烦。
 
    又思考了一个多小时,困意终于涌上来了,他给军师发了个推迟出发的短信,然后便沉沉地睡去了。
 
    而这边,军师和夜莺也是一整夜都没睡。
 
    姐妹两个一直在聊天,军师说着她这几年来在黑暗世界所经历的事情,一桩桩,一件件,娓娓道来,夜莺听的心驰神往。
 
    她曾经怪过师姐不辞而别,但是,在得知了师姐在翠松山之中的一些遭遇、以及她经常要遭受病痛的折磨之后,夜莺再也没有了一点怨言,她知道,师姐也在担心着自己,她能够清楚的感受到。
 
    不过,在得知师姐最近才刚刚揭下面具的时候,夜莺还是忍不住的笑了出来,她说道:“姐姐,你和苏锐相处这么多年,他竟然一直都不知道你到底长什么样子,甚至不知道你是男还是女,真是有趣。”
 
    停顿了一下,她又鄙夷的说道:“这个笨蛋。”
 
    军师看着小师妹那俏脸微红的样子,不禁说道:“小莺,你是不是很喜欢苏锐?”
 
    听了这句话,夜莺立刻霞飞双颊!脸庞的温度已经瞬间就升高了!
 
    军师一看小师妹这个表情,立刻就明白了,她笑着说道:“我可是都看出来了。”
 
    少女的心事,总是藏不住的。就算是隐藏的再好,也可能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,露出小小的马脚。
 
    夜莺还不承认呢,她摸了摸自己那滚烫的脸颊,说道:“姐姐,你乱说什么呢,苏锐那么不要脸的家伙,我怎么可能喜欢他?简直就没遇见过比他更无耻的人了。”
 
    “我可是听说过一句话,打是亲,骂是爱。”军师调戏起妹妹来也是轻车熟路。
 
    平日里为人处事颇为高冷的夜莺,此时竟是被师姐这寥寥几句话给羞的要抬不起头来。
 
    其实,她真的很羡慕自己的姐姐,能够和苏锐相处这么多年,能够并肩作战这么多次,想必,他们之间的感情,也是坚如磐石了吧?
 
    如果不是因为那浓烈到了极点的喜欢,那么姐姐怎么可能用好几年的青春来陪在苏锐的身边?
 
    而且,这还极有可能是她生命中的最后几年!
 
    心里这么想着,夜莺嘴上就问了出来:“姐姐,你是不是也很喜欢苏锐?”
 
    ——————
 
    ps:感谢紅龜仔、浪久见人心、书友37609500、angel0621、道德学子609、whps1996、马来西亚华人、书友54260161、许嘉永、qifan1994、书友31942571、記憶de忧伤、qianwei0201、ti铁甲钢拳、飘渺一赤子、战旗主播kami、书友50580572、夏夕空35、书友54046925、书友45456896、单身高级部门、承诺待、天心哥、最逗逗的柠檬、偷情_隔壁老王i、zsh03117、zsh03117、恋上香烟@百度、建焜、云末霄、柠萌丶旋叶、liangkang321、chshijiuen、书友42998610、gdxxxth、一叶浮川、steven_cc、lee咔咔ka、安静de夏天、书友51657307、土著009、长腿妹妹0、丿灬鹏哥哥、邪少莫问、大漠黄沙01、mr_fly、风夏了白雪、八大菜系、失心人s、帅秦秦、这酒有毒啊、华钟成空、骑猫看天下、若愛请深爱、lwydavid2、心里明亮、书友53844715的月票和捧场支持!
 
 第2613章 红颜
 
    天色已经完全放亮了,但是夜莺和军师却仍旧没有任何的睡意。
 
    “姐姐,你是不是也很喜欢苏锐?”夜莺在问出了这句话的时候,并没有意识到,她话语之中的那个“也”字,已经把她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表露无遗了,是的,她喜欢苏锐。
 
    这算是变相的承认了吧。
 
    也只有在极为亲密的人面前,夜莺才会这般表露自己的想法,这就像是两个学生时代的闺蜜在讨论学校里的哪个男生长得最帅,一边小心翼翼的夸奖着他,一边还想着怎么隐藏一下自己的小心思。
 
    喜欢,就是淡淡的爱,爱,就是深深的喜欢。
 
    青春期的少女,绝对是矛盾的结合体,虽然军师和夜莺都已经是踩在青春的尾巴上了,但在面对有好感的男人之时,也会有些放不开的感觉。
 
    在听到了夜莺的问话之后,军师的表情之中出现了一丝愕然的神色。
 
    她的俏脸如此精致,即便不施粉黛,也是能够吸引无数人的眼球,此时神情僵硬在脸上,不仅不会给人任何难堪的感觉,反而让人忍不住的有种想要呵护的冲动。
 
    夜莺虽然也很美,但是和自己的师姐又是不一样的气质。
 
    军师看起来英姿飒爽,但是此时的表情却会让人想着去呵护,这是一种说出来很矛盾但是看上去很和谐的气质,夜莺能够感觉到,很少有男人能够拒绝师姐这样的女人。
 
    就像是她的名字一样。
 
    红颜。
 
    在夜莺看来,苏锐和自己的师姐朝夕相处,本来就已经积累了很深厚的感情,而当苏锐发现师姐这么漂亮的时候,他怎么可能不动心呢?
 
    是的,苏锐也是男人,只要是男人,就会有爱美之心,而师姐的这种气质,会让人无法抗拒。
 
    有些人说自古红颜多薄命,也有些人说红颜就是祸水,越是漂亮,越要敬而远之,但是,这些人口中的“红颜”,都不是白红颜。
 
    从一个人的名字中,很大程度上是可以看出她的气质的,红颜们的一生总会遇到特别难的关卡,但是,只要越过去,展现在她们面前的可能就是无尽的海阔天空了。
 
    因此,夜莺真的有些忐忑,她不知道姐姐将要给出的是怎样的答案。
 
    在夜莺的心中,姐姐白红颜就是那高贵的白天鹅,而她只不过是个刚刚把羽毛变白的小鸭子而已,充其量这一只小鸭子只是比同类要漂亮一点点。
 
    军师听了
    其实,夜莺已经做好了准备,做好了姐姐会说出“我也喜欢他”的准备。
 
    毕竟,平心而论,那个讨厌的家伙……还真是挺优秀的。
 
    “我们的关系比较特别,小莺,并不是你想得那样,我想,苏锐也是一样,他现在还是在把我当哥们看待。”军师的脸上露出了微笑,红唇轻轻翘起,就连那好看的大眼睛里面也漾出了笑意——这是发自内心的微笑。
 
    “而且,你要知道,我们以兄弟关系相处了好几年,想要在短时间内就把观念给扭转过来,放在任何人身上都是不可能的。”军师微笑着说道。
 
    夜莺点了点头,不过她对军师的话还是似懂非懂。
 
    “所以,小莺,你应该知道,我的真正想法到底是怎么样的。”军师说道。
 
    不过,她自己都没发现,这句话之中似乎有着一些淡淡的遮掩味道。
 

    相关内容

    热门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