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搜索:

夜莺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胸前她的俏脸瞬间就红了起来

时间:2018-12-11 19:45 文章来源:互联网

  军师的脸上没有了面具的遮挡,自然不能像苏锐一样不要脸,只能在桌子下面踩了他一脚。
 
    但是,她脸庞的温度自从升上去了之后,就一直没能降下来。
 
    夜莺也觉得不是那么尴尬了,她甚至可以开军师的玩笑了:“姐姐,你还说我呢,你看你,脸皮比我还薄,被苏锐摸一下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。”
 
    苏锐听了这话,瞬间真想和夜莺好好的拥抱一下,这才是真朋友啊,还能这样帮着把妹的!
 
    军师摇了摇头,她知道,再这样开玩笑,早晚把自己给坑进去,于是问向苏锐:“你刚刚说的到底是谁?”
 
    “亚特兰蒂斯一直隐世不出,因此凯斯帝林的帅,并没有多少人知道,倒是我说的这个人,世界上的绝大部分人都听过他的名字,都认为他很帅。”
 
    军师轻轻的一拍桌子:“好,我知道你说的是谁了。”
 
    夜莺看着师姐和苏锐,一头雾水:“你们说的人到底是谁?我怎么一点都不明白啊?”
 
    她这样子看起来还挺呆萌的。
 
    不得不说,在苏锐的面前,夜莺的气质确实是有了细微的变化,只不过这种变化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。
 
    “贝斯特。”苏锐脱口而出。
 
    “我知道他!你说的这人是……”夜莺闻言,立刻恍然大悟!
 
    军师也笑着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“就是他。”苏锐点了点头:“英国未来的王位继承人,现在英格兰的真正王子。”
 
    贝斯特!
 
    贝斯特在民间可谓是大名鼎鼎,他从小就是个超级学霸,毕业于牛津大学的法律专业,当时在大学时期,他就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,不知道有多少姑娘喜欢他,并且展开了极为热烈的追求,但在大学时期,贝斯特却从来也没有谈过恋爱,一直潜心于学业。
 
    在毕业之后,贝斯特便去服了四年兵役,这四年里面,他年年被评奖,而这些奖项之所以授予他,绝对不是因为他那辉煌而耀眼的出身,而是因为他那极为优异而自律的表现。
 
    最关键的是,贝斯特在兵役的后两年,前往了中东——以联合国维和部队战士的身份。
 
    英国皇室的王子,此时却成为了维和部队的普通战士,这种身份的落差与对比足以吸引所有人的眼球。
 
    有人觉得贝斯特这可能是在作秀,想要借此机会来刷刷存在感,但是,绝大部分人都质疑这个说法,因为刷存在感或是刷声望有很多种方式,譬如做做慈善,譬如多出席一些活动,如果贝斯特真的想作秀,完全不用选择如此危险的方式。
 
    中东那地方这么混乱,万一因为做慈善而把自己的生命搭进去,可就太不值当了。
 
    可是,贝斯特还是坚定的去了中东,即便他背后的“皇亲国戚”们都很不赞同这个决定。
 
    最关键的是,参加维和部队是需要经过层层选拔的,而贝斯特就是凭借过硬的军事素质,通过了这种堪称严苛的选拔。
 
    贝斯特在中东的两年,几乎已经彻底的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之中,但是,那些英国的公民并没有忘记他,反而更加的在意他的状况——甚至,也为他的这种行为而骄傲自豪。
 
    绝大多数英国公民的想法就是——看,我们的王子都可以不顾危险的去参加维和部队,你们其他国家谁能做到?
 
    的确,贝斯特的这种行为,让所有人都发自内心的竖起大拇指,在全世界圈粉无数。
 
    他即便不去主动参与任何的炒作,媒体们也都会疯狂的扑上来,毕竟,贝斯特本身就极具话题性!
 
    放眼全世界,几乎有八成人都听说过,英国有个了不起的王子,叫做——乔治·贝斯特!
 
    由于贝斯特的名字是“best”,翻译成华夏语就是“最好的”的意思,因此,英国的坊间一直流传一句双关的话——best- is- best!
 
    而今年,则是贝斯特退伍之后的第二年,由于身份特殊,他并没有直接参与一些家族涉及到的商业运作或者是管理工作,而是回到了牛津大学攻读硕士,继续学霸之路。
 
    在无数人看来,贝斯特这简直是从出生起就开了作弊器,但是,他偏偏选择一种最低调的方式来进行自己的人生。
 
    “你和我想到一起去了。”军师沉吟了一会儿,才说道:“只是,我不知道你认不认识他。”
 
    “见过一面。”
 
    苏锐说道:“不过严格说来,我是救了他。”
 
    军师问道:“是在中东的战场上面吗?”
 
    “没错。”苏锐点了点头:“就是在中东,那一次,你没去。”
 
    “原来还有这么一层关系,算上美国的麦克,你这也算是战友遍天下了。”军师打趣地笑道。
 
    战友不仅遍天下,而且个个背景都很牛-逼!
 
    “你对贝斯特的评价如何?”军师又问道:“你觉得他是个作秀的人吗?”
 
    “不是。”苏锐甚至都没有仔细的思考,就下了定论:“他是个很真实的人。”
 
    “看来,那些传言都是不靠谱的。”军师说道。
 
    苏锐点了点头:“在这个时代,人们已经习惯了怀疑,即便是他们亲眼看到的东西,也本能的会认为这一切都是假的,而贝斯特的所作所为,恰恰又特别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,容易激发别人心里的阴暗面。”
 
    苏锐说的是他心中真实的想法,现在社会就是如此,一个人越是优秀,就越是会让人羡慕嫉妒恨,在这种情况下,他们会努力去扒那些优秀者的黑历史,如果真的有什么“黑料”被爆出来的话,那么便又是一场所谓的“民意狂欢”。
 
    “所以,看人不能只看表面。”军师说道。
 
    她自然很相信苏锐的眼光。
 
    “你准备先和贝斯特王子进行接触,然后和他商量一下,该怎么对付乔治希尔吗?”
 
    苏锐点了点头:“这贝斯特王子并不傻,相反,他不涉及这么多的领域,只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,越是这样,他反而看的越清晰,毕竟,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。”
 
    说到这里,苏锐停顿了一下,又继续说道:“但是,乔治希尔在公众面前的表现也非常不错,近乎完美,如果他的皇室血统能够再浓一些的话,那么民众的支持也会比现在高得多。”
 
    “他的公众形象越完美,对我们来说就越不是一件好事。”军师分析道:“但是,这世界上总有消除不掉的痕迹,只要你做过,就一定能够被发现端倪。”
 
    “所以,你有了新的主意,对吗?”苏锐笑了起来,“说说吧,我的军师。”
 
    军师挽了一下散落在耳边的头发,露出了洁白的侧脸和晶莹的耳垂,这个动作真是充满了浓浓的女性气息,让人不自觉的会多看两眼。
 
    就连一旁的夜莺也本能的觉得自己的姐姐好美。
 
    “在你去见贝斯特王子之前,有一个人一定要重点关注一下,他是这件事情的重要参与者。”军师说道,“也极有可能是乔治希尔的左膀右臂。”
 
    “我知道你说的是谁。”苏锐眯了眯眼睛:“维多利亚和乔治希尔的发小,阿勒西兰。”
 
    那些刺杀维多利亚的雇佣兵,就是阿勒西兰的手下,如果说他事前对德弗兰西岛的事件一无所知的话,那么恐怕傻子也不会相信。
 
    “兵分两路吧。”军师说道,“我去见阿勒西兰,你去见贝斯特。”
 
    “不行,你重伤未愈,我担心你的安全。”苏锐说道。
 
    其实,军师的伤势已经好了很多了,虽然身手还不至于达到全盛时期的水平,但是病魔已经远离了她,接下来的恢复也就只是时间问题了,水到渠成罢了。
 
    军师罕见地犹豫了一下:“陪你去见见传说中的贝斯特,也挺好。”
 
    她虽然相信苏锐的判断,但是也想亲眼看看这个王子是否如传言中一样完美。
 
    “需要我做什么吗?”夜莺也想在这小团体中发挥自己的光和热,如果一直就这么沉默着,反而像是游离在外,她很期待继续和苏锐并肩作战呢。
 
    苏锐听了,打了个响指,笑着夸奖了夜莺一句:“可以啊,现在做事情有脑子了,不再是之前那个胸大无脑的夜莺了。”
 
    听了这句话,夜莺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胸前,她的俏脸瞬间就红了起来,啐了一口:“呸,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。”
 
    苏锐哈哈大笑,倒是军师也跟着打趣了小师妹一句:“小莺,这几年不见,身材倒真是越发的好了。”
 
    夜莺已经是俏脸滚烫了,她捂着双颊,本能的看了看军师的某个位置,而后说道:“姐姐,我就算是发育的再好,也比不过你。”
 
    于是,苏锐的目光便本能的转移向了军师的胸前……而后,他忍不住的咳嗽了两声。
 
    貌似夜莺说的也确实没什么错,苏锐不禁想起了之前在鹦鹉螺号上见到军师身穿泳装的样子,那身材确实堪称完美。

    相关内容

    热门排行